第627章 我不跪(1 / 1)

赵四爷的妾室突然来那么一下,让忧心阿朗的扎布依完全乱了分寸,她已经离席,绕过了游廊下一片竹丛,显然是在等着阿朗。

秦妖娆站在公主府水榭阁,能将园子里杯觥交错的画面尽收眼底,能看见扎布依在游廊竹丛后若隐若现的身影,也能远远瞧见阿朗和秦颂陪着秦霄的同僚们在喝酒。

“朗儿比我想的还要沉得住气!”

秦妖娆话音刚落,就见阿朗起了身,她不由得脊背紧绷。

成王应该只是猜疑朗儿的身份,才会借着赵四爷妾室蛮族女子的身份,出来指认朗儿。

朗儿从容应对,赵四爷又出来拖拽他的女人,说是认错人了。

要是朗儿私下与扎布依见面,那就真好中了成王的圈套啊!

所以秦妖娆紧张得使劲儿抓住了汉王手腕,然后就瞧见,阿朗并没有往扎布依藏身的游廊竹丛后去,而是朝着丹阳公主那一桌去了。

看到丹阳公主身边的犹嬷嬷在皇后身边说了几句什么,然后皇上起身,秦妖娆呼吸都凝滞了:“朗儿要干什么?”

“妖妖,朗儿是一头嗜血的小狼崽,将他养在将军府太可惜了……”

汉王告诉秦妖娆,阿朗已经打算离开将军府时,阿朗跟在昌公公身后,进了公主府内院。

当初修建公主府时,引了一条活水入府,所以公主府亭台楼阁旁,处处是溪涧沟渠,昌公公将阿朗引进内院。

阿朗朝溪涧凉亭旁那道明黄的影子走过去,入了凉亭,承受着蒙元帝审视的目光。

蒙元帝看着阿朗澄澈干净的眼眸,这么仔细一看,大概都是大漠国皇室血脉的关系,这小子还真和扎布依有几分相像。

看阿朗就这么看着他,蒙元帝冷声开口:“你为何不跪?”

“朗儿在将军府门前跪,是以将军府小公子的身份,以驸马弟弟的身份,跪皇上。”

阿朗脊背挺直:“现在见到皇上不跪,是以大漠未来帝君的身份面见皇上,都是一国之君,朗儿不需要跪。”

蒙元帝看阿朗的眼神有了些兴致:“大漠龙庭被我蒙国大军长驱直入,你父皇尚且对朕俯首称臣,用你们蒙国的美人和宝石换走了大漠太后和皇子,你骨子里倒是有狼性。”

“大漠游牧民族居多,大漠男儿自小在马背上讨生活,又怎会没狼性?我父皇之所以臣服于蒙国陛下您,是因为太后和他最喜欢的皇子落在了您手上;他将我阿姐扎布依送来蒙国和亲,也是因为去岁冬来临的寒潮会使大漠继战乱后更是雪上加霜,大漠需要休养生息,他才会向蒙国俯首称臣。”

阿朗一丝儿不惧,继续滔滔不绝道:“等大漠缓过劲来,我父皇会觉得用美人和宝石赎人,还有将阿姐送来蒙国和亲,这是大漠的耻辱,为了一雪前耻,他还会朝蒙国发兵,若我是蒙国陛下,就会将太后和五皇子扣作人质,而不是只让我父皇用一点宝石和美人就将人给换回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