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八章:厌弃(1 / 2)

………

顾念渊猛地睁开了眼,他双眼放空良久还有些沉浸在梦中。过了好一会儿,他突然把手伸进被子里摸了摸,果然触手间湿滑粘腻。

他心中懊恼不已,回想起梦中的场景,一时间又是心神震荡。顾念渊甚至有些自我厌弃起来,觉得自己简直…简直是禽兽不如,怎么能做出这种恶心的梦,亵渎妙妙。

实在难耐亵裤贴在身上的不适,顾念渊掀开被子,起身下床。

………

因为昨天早早睡下的原因,妙妙起床的时候还很早。这会儿,大多数人还都在梦乡里。整个村落十分宁然静谧,只有如琴声一般的淙淙水声。

乡下的清晨十分美丽,朝雾慢慢散去。刚刚升起的太阳发出的光十分温柔,照映在地面,为地面撒上一道金光。

因为阳光并不算太刺眼,妙妙洗漱过后,倒也有兴致坐在河边的石头上。一边懒洋洋的沐浴着晨光,一边静静地欣赏起这幅乡村美景来。

顾念渊换好衣服,本想趁着大家都没起,想拿着脏了的亵裤去河边洗了。

但是他一出来,居然看到让他不得安眠的罪魁祸。不仅已经起床了,而且正坐在去河边的必经之路上。

顾念渊心里慌的不行,一把把亵裤塞进袖子里。刚想趁妙妙不注意,先回屋。可是可能是因为他太过慌乱,不小心提到了脚边的石头。

这会儿本就十分安静,周围除了水声本就几乎毫无声息。顾念渊这一弄出声音,妙妙马上就听到了。

她循声望去,看见顾念渊时,虽然还有些不好意思,但还是主动打了招呼。

“哥哥?你起来了啊?”

见状,顾念渊只能仔细地把亵裤藏好,装作一脸淡定自若的模样。

“嗯…起来了。妙妙你起来有一段时间了吧。”

“没有啦,我也是才起。”

妙妙虽然因为昨天的事,还有些羞涩。但是她毕竟是现代人,那身衣服,她其实并不觉得不能见人。

她只是因为顾念渊夸张的反应,才有些尴尬。不过,一晚上过去,她的情绪也消散的差不多了。

想起慧慧和梅娘的事,她更是早忘了不想面对顾念渊的话。妙妙站起来,快步凑到顾念渊跟前,低声询问道。

“正好趁娘还没起来,哥哥你和我说说,慧慧和梅娘的事吧。她们怎么了,还好吗?事情办的顺利吗?掌柜地有顺利放人吗?她们现在都在哪里啊?”

顾念渊却不像妙妙那般放得下,再加上昨日夜里的绮梦。他的心中本就纷乱不堪,加上此刻还在他袖子中脏污的亵裤,顾念渊心里更是忐忑不安。

妙妙一靠近,他又是想起昨夜梦里的那一幕,心神控制不住地震荡起来。又是怕她离得太近,发现袖子里的异常。

所以,顾念渊整个人都僵硬地不像话,根本听不清楚妙妙在说什么。

“哥哥?哥哥?你怎么不说话啊?”

见顾念渊像个竹竿似的,直愣愣地支在那里。不看自己,也不说话。妙妙忍不住伸出手,扯了扯顾念渊的袖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