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二章 久别重逢(1 / 2)

大楚歌 叶不留 6488 字 1个月前

夜深。

潮州的大街上安静了下来,夜色渐浓,街道上偶尔响起一阵狗吠。

陆川和楚留笙二人下榻了一座不小的客栈,算是这一年来他们所住相当好的环境了。进了房间,楚留笙便兴奋地到处打量,桌椅床柜的规格都大大超乎他的意料。

陆川在一旁心痛地捧着瘪瘪的钱袋子,数着里面所剩无几的银两,欲哭无泪。

“诶,老头儿。”楚留笙笑开了花,问道,“今天什么日子啊,怎么不睡桥洞了,大发慈悲住这么豪华的地方?”

他激动地跳到床上,兴致勃勃地打了个滚,被陆川一脚蹬下了床。

“你还说呢,还不是因为你这个臭小子。”陆川愤愤地道,“咱这次来参加客卿的选拔,是要和全天下的剑客打交道的,可不能让人把咱看扁了。”

楚留笙不恼,嘿嘿一声,一下子跳到床上弹了起来,舒舒服服地翻了个身,道:“唉……都多久没睡过床了……真舒服啊……”

陆川瞪了他一眼,走到了床边,道:“二狗,我们这次不是来旅游的,要选拔就得搞得风风光光的,咱们晚上还有正事呢。”

楚留笙一听,问道:“这……这都几时了,还有啥事啊?不会还要练剑吧?”

陆川没有回答他,默默地从怀中拿出了珍贵的易容草。

楚留笙一骨碌地从床上坐了起来,目瞪口呆地看着他怀中的草,问道:“你……你想干嘛?不会是想给我用吧?”

陆川没有搭理他,将易容草放在了一边,又从怀中拿出了一叠厚厚的本册。

“这是什么?”楚留笙疑惑地看着他手上的本册问道。

“我已经打听过了,这次选拔的第一轮就在后天。第一轮是文试,本次考试的考题答案都在上面了,今晚背会。”陆川将本册递给他,淡淡地道。

楚留笙顿时感觉昏天地暗,他不知所措地接了过来,结结巴巴地道:“可……可你没说有文试啊……我这大字不识一个的……怎么会这些东西……还有你怎么会有答案?你……”

还没等他说完,陆川便不再搭理他,起身便向门外走去,任凭楚留笙在房间里不服地大喊大叫。

客栈外。

白天里熙熙攘攘,热闹非凡的街道上此时已经没有几个行人。路上的灯火很少,地面上的破烂垃圾堆在一旁。

陆川面色凝重,目不斜视地走出了客栈的大门。

他独自沉默着走到客栈旁的一条狭窄的小巷里,周围空无一人。

“出来吧。”陆川淡淡地道。

四周一片寂静,笼罩在沉闷压抑的黑暗中。

噔噔噔。

片刻后,他的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。

陆川缓缓地回过头,在他对面的巷口,出现了一个窈窕的身影。

他眯起了眼睛,看着来人,微微皱眉,问道:“梦溪?你怎么在这里?”

巷口的沈梦溪缓缓地朝陆川走进,接着凄冷的月光,他隐约看到沈梦溪苍白的面容。

“国师大人。”沈梦溪走到他面前,郑重地行了个礼,道。

陆川冲他一挥手,问道:“白天是你在大街上要与我见面的吧,你们两个都到秦国来了?那时候皇子还在我身边,你这样做太冒险了。”

沈梦溪看着他,瞳孔中闪过晶莹的光。

“国师大人,现在的情况比较复杂,用书信的方式说不清楚,所以我必须来见你一面。”沈梦溪颔首,低声道。

“那……你讲吧。”陆川皱着眉,对她道。

“昨晚,齐国皇子齐昱突然打断了我们的计划,想要杀我们灭口,中间还有大月国叶不留插足,我们引起骚乱后才逃了出来。”沈梦溪匆匆地道,“国师大人,现在齐国还发生了暴乱,情况极其严峻,我们只能先行撤离,下一步该怎么办?”

陆川听罢,沉思了一会儿,抚了抚下巴上灰白的胡须,道:“韩路遥……她还不知道我们俩的会面吧?”

“义父放心,我对她守口如瓶。”沈梦溪道。

陆川叹了口气,在狭窄的小巷子里踱步了起来。

夜色渐浓,客栈四周黑漆漆的一片,伸手不见五指。

“时间越来越紧了,还剩不到四百日。”陆川沉吟道,“我们必须七个神器同时开始动手。太子殿下那里已经被燕国人盯上了,我们还算安全。齐国的神器我们万万不能放手,暴乱反而是我们的一个机会。”

沈梦溪抬起头来,直直地看着他。

“你和韩路遥择日赶紧回到齐国,看看究竟出了什么事。我估计,是齐王那个老家伙驾崩了,除此之外,没有理由让齐昱犯这么大的险。”陆川与她对视着,沉声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