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八章驾轻(1 / 2)

顶道途 大麒麟 6235 字 1个月前

同王国风谈了许久,也对那块黄色的牌子有了一番特殊的认识,也是不敢再将神识放入其中分毫。

虽然不确定,但若真如他所说的那般,是那所谓的泽兽之角所化之物,那就实在是太过逆天骇人。

随手将黄色木牌收入储物袋,又将诸多药材一份份摆列在地面,走向丹炉,开盖,确认丹炉的完整,有没有别的瑕疵等等,一些琐碎的检查工作。

后方架子上放置着两个储物袋,袋中并无他物,全是满满的两袋燃晶木,为的就是保障像姜行这般一次炼丹就论年算的修士,像那两袋燃晶木,若是一刻不停的燃烧,也要用上两年左右,这倒是解决了姜行的后顾之忧。

熟练地将后面架子上储物袋之中的燃晶木拿出,填入丹炉下方的火膛,轻轻聚起一颗火球将其投入丹炉之中。

轰!

的一声,火焰蒸腾而起,不多时干涸的丹炉便被烧的炙热通红,姜行轻车熟路的将一株株草药填入其中..............

岁月流转不息,时光悠然飘逝,人也不过沧海一粟,随沧海桑田辗转,一年的时间临冬城局势越发微妙起来。

原本就不参与城中诸多势力的古同佰,频频与临冬城城主时洋碰面,二人一谈少则半日多则一两日,这一幕让得到消息的临冬城许多门派,势力,无不人心惶惶。

要知道一年前化龙门因为门主的陨落,化龙门在临冬城内的威慑也是日益消糜,最后加之门中何进的篡位之举,更是加剧化龙门的衰败速度。

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事情发生,那名化龙门少主洪琪居然与何进冰释前嫌,两人联手阴差阳错,万万没想到居然打起了古同佰女儿的主意。

其中诸多细节虽不足为外人道,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令人大跌眼睛,一贯与化龙门交好的古家,宣布同化龙门洪家关系决裂。

自宣布之日起,关于化龙门的争端就一直未曾停歇,率先出手的便是城中第一势力,时洋代表的城主派,加之接踵而来的更多势力更是数不胜数,一番番明争暗斗下来,本就是化龙门的一件事,到的现在已经牵扯出数股言不清道不明的力量。

敝如,同何进达成协议的龙帮帮主——秦东,当日被古同佰两巴掌直扇的伤及修为,堪堪半年时光才将伤势恢复的七七八八,可是那些趁机痛打落水狗的势力蜂拥而至,可怜他原本的地盘,等等已被侵占大半,此时的他俨然一副丧家之犬的模样。

古家大堂

堂内只有四人

时洋下垂手居左而坐,在其身后,三尾白狐所化的女子站立在他身后。

古家那名上了年岁的家丁有条不紊的游走于上位的古同佰,和时洋之间,含笑着添水倒茶,却也不多言语。

古同佰仍旧是那套万年不变的锦衣华服,看向时洋右手做请的姿态,示意他品茶。

时洋心中似是有事,心不在焉的抿了口茶道:“古兄,你我二人相谈多日,不知你对时某所猜测的事情有何看法?”

古同佰将茶盅放在桌上:“这些天我也命老齐做了调查,这些事情里的确有魔族的影子。”

时洋双眼微眯:“这么多年魔族蠢蠢欲动,我不忍见流血之事在城中发生,哼!没想到这些家伙倒蹬鼻子上脸了!”

古同佰饶有兴致看了时洋一眼:“你时某人在城中所做的流血事件还少么?你初登上位之时,手中血债用累累来计算我想还是少说了吧。”

时洋面色一沉:“古兄何故提起当年之事,我也并非圣人,但凡我有一点办法,我也不愿行当年之事,他们既知时某当上城主已成定局,却还要螳臂当车行那无谓之举,我也是是无奈罢了,也怪当初年轻,现在想想还是有些后悔的,席家一千五百多口人,皆因我的决断让他们命丧九泉,而我如今止步于元婴中期,我也时常怀疑,是不是所造的杀孽太重,故而业障阻挡了我无法寸进的脚步.........”

听得他已有悔意,古同佰面色稍缓:“唉,权利的逐杀,你死我活,只是可惜了席家家主席之凯,多么大气豪放的人,如今我们这一批元婴境的修士已经所剩无多,啧,后起之秀又少之又少,实乃东海境修仙界之不幸。”

“古兄心念整个东海境修仙界,我与你的胸怀自是不能相提并论,但是这件事情,既然已经确定,那你必须得插手不行。”

“那是自然,你对这番魔族的来势有多少了解,万望做到知无不言。”

“言无不尽,经过近半年的摸查,我已然能够确定,我只有一句话讲与古兄听,全然不是耸人听闻,这番阵仗同当年那股只强不弱!!”

啪!

那名被唤做老齐的家丁,正在给古同佰续茶,一听此话,手腕一抖,靛青色的瓷壶跌落在地,瞬间化为粉身碎骨。

老齐连连致歉,弯腰清理着地面的碎瓷,众人却并不去看他。

一语激起千层浪,古同佰面色阴沉:“此话当真?”

时洋站起:“不止......”

“嗯?”

“原本我也以为他们是为东海境而来,可是抓的“舌头”越多,越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。”

古同佰再也无法保持原本波澜不惊的状态,忙道:“那是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