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一章吃虎(2 / 2)

顶道途 大麒麟 6829 字 2个月前

已经遁出百丈的季三见看也不看后方巨剑,一抖手一块巴掌大小的玉质扳指被他随手抛出。

他的随意就如同随便丟一块小小的物件一般,毫无怜惜之意,丢完扳指他看也不看后方,遁速更是丝毫未减。

姜行都忍不住惊诧之时,前方陡然响起一声震耳的巨响,直震的大山都跟着颤了数颤,山中山石也随之簌簌下落。

原来被他随手丢掉的玉制扳指,在玄冰巨剑撞击过来之时,骤然发生了大爆炸。

谁也想不到以那小小的物件竟然掀起了一团数亩大小的大爆炸,玄冰凝聚的巨剑随着爆炸粉碎开来。

漫天沸沸扬扬洒落着如雪花般的透明冰晶,在阳光的照射下,更是如一道美丽的彩虹一般炫目多彩。

彩虹,爆炸,数息之后便下坠,消散不见,远处天际也只能看到一个如苍蝇般大小的人影。

想继续朝他追去,略一感知丹田之中的灵力,已经不足十只二三,轻叹一口气,决定放过他,任他去吧。

上方烈阳鸟的战斗也至尾声,那条青鳞大蟒瞪着猩红色的眼睛,上下翻飞,闪转腾挪好不灵活。

小鸡同它玩的都有些气急败坏,猛地一震双翅,小嘴一丈。

一道红色火焰毫无征兆的从它口中喷出!

姜行一见火焰心中也是吃惊不小,这么多年还从来不知道这家伙还有这种神秘技能。

红色火焰瞬间将青鳞大蟒覆盖其中,它被炙热的火焰烧的吃痛,身躯更是狂烈的扭曲起来。

小鸡许是这项技能施展起来还有些不是太熟练,等它将口闭上,喷出的火焰也随之停歇。

姜行眼睁睁看着小家伙张着小口打了个嗝,这一声轻嗝倒是无碍,可是随它轻嗝的发出,一团小火焰也从它的口中蹦了出来。

火焰好巧不巧落在它红色的羽毛上,火焰瞬间点燃了红色羽毛,小家伙露出惊慌之色,胡乱拍打着翅膀不多时终是将火焰扑灭,但是看它被烧了一大片的羽毛,还有被熏的黢黑傻乎乎的鸟头,姜行实在是觉得好笑……

前方被沾染了火焰的青鳞大蟒,疼痛的扭曲着身子,虽然小鸡已经不在喷火,然而喷出來覆在大蟒身上的火焰竟如附骨之蛆一般劳劳粘在它身上。

不消片刻,大蟒再也不在动弹,红色的火焰也燃烧殆尽,姜行随手拍了拍站在他肩膀上的小鸡。

小家伙高傲的抬起头,仿佛就是在同他讲看我多厉害的样子。

姜行看着它自己吐火居然还能烧到自己悲催的样子,还是让忍不住好笑,一招手将它收入储物袋。

随手掐了个法决,一道人头大小的火球被他朝大蟒抛去,空中的大蟒再度燃烧起来……

他也随之朝下坠去,先是找到满身插剑的彭远,其状甚是凄惨,姜行不忍直视,随意扯去他腰间挂着的储物袋,再次聚了颗人头大小的火球向他砸去。

不多远便在一处山涧中找到祝宽的尸体,脖颈之处的大口子早就不再流血,身体仰面躺在涧水上倒有几分安详之意。

将他的储物袋同样随手扯下,如法炮制,一道火球再次砸向他…………

不多时两具尸体已经由燃烧化作无有,彻底消散于世间。

来到石磨般大小的弥盘处,端详片刻后,他一招手,弥盘倏的变小,飘飘然入了储物袋。

他自有计较,以此物千万年来造出的神念之网长久不衰,四人筑基修士的神念,已经能比结丹境修士的修为才能堪堪破入,足见此物的厉害之处。

届时带回临冬城,问问此物是否还有修复的可能。

又绕着山体飞了片刻,终于在一块巨石封门的山洞旁停下。

姜行望着布满绿苔的大石头,一招手上清剑在他的指挥下朝大石劈去。

当!当!数剑。

大石咔的粉碎开来,露出里面稍显明亮的山洞。

姜行迈步朝里走去,脚步踩在潮湿的洞中,提鼻轻嗅,一股封闭不知多少年,令人作呕的腥臭味道扑面而来。

姜行实在是无法忍受,连忙用上闭息术,此时才觉得状态稍缓。

举目向上望去,一道巨大的洞口裸露,若不是有更高的山崖挡住,以及洞口生长的无数植被,想必洞中光线便会更加明朗。

正要往里走,地上赫然出现的一堆白骨吓了姜行一跳,他小心翼翼向它靠近,想看清是什么人或妖兽的尸骨,突然一只动作极快的小东西贴着地皮快速朝他撞来。

姜行反应也是极快,一跺脚,悠然里地三尺来高,那只小东西也足有脸盆大小,离得近了才发现那是一只硕大的黑色老鼠。

这只老鼠常年在这种幽暗潮湿的山洞中生存,与外面城镇中的老鼠大不相同,它丝毫不惧怕人类,敢向姜行扑来,更知这家伙胆有多大。

姜行随手一个冰锥抛出,轻易结果了他的性命。

确认了前方尸骨之中没有其他鼠蚁等物,再度上前。

走的近了方才看的清楚,那是一具不是死了多少年的人类尸骨,不知是鼠蚁之物的啃噬还是自然腐化,如今只剩一具散了架的骨架。

没等姜行开口,王国风幽然叹道:“姜小子,把他埋了吧。”

姜行疑惑:“王前辈你莫不是认识此人?”

“我哪里能认识他,只是可怜他罢了。”